<span id="5agqb"></span>
  • <wbr id="5agqb"><del id="5agqb"><listing id="5agqb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
    1. <s id="5agqb"></s>
      <i id="5agqb"><nav id="5agqb"><legend id="5agqb"></legend></nav></i>
      1. 言情小说网 > 麻衣相师 > 第461章 邪气笑容

        第461章 邪气笑容

          带着笑?

          按理说,淹死的人,哪怕自杀的,可人在溺水时会面对很大的痛苦,没有不挣扎的,哪怕尸体僵硬,最多是面无表情,怎么可能会笑?

          这个望水坡,在兴隆宫的西北角,这段时间,陆陆续续却有女人的尸体被水拍回到了岸边,统计出来的有七个。

          尸体上没什么明显伤痕,看上去,就是自寻短见的,可这几个女人的家里人都声称,她们不是那种寻短见的人,更何况,没听说淹死的人露笑脸的,里面肯定有内情,求管事儿的再查查。

          可管事儿的勘验完了,都没有找到疑点,只能以自杀了事儿。

          这七具女尸其中之一的家庭很显赫,管事儿的查不出来,就请四相会的人来看看,不论如何,都得知道家里姑娘的真实死因。

          再一看那七个女人的资料,身材高矮胖瘦俱全,年纪跨度也很大,最大的四十五,最小的十八,从事职业也五花八门,有模特,有老师,还有司机等等。

          要说生活压抑,自杀一死,一了百了都说得过去,但这其中有几个女人实在不像是会自杀的——有豪门千金,含着金汤匙出生,一辈子物质条件应有尽有,还有经过艰苦努力,好不容易升职成功的。

          最后资料里还有七张女尸的照片,哑巴兰顿时皱起了眉头,白藿香倒是凑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。

          照片是死的,望不了气,只能从她们的面相找个大概了。

          这几个女人的面相有好有坏,也没什么共同点——不对,有一样,这几个女人的眉毛都黄薄逆生,而且兼带悬针纹破印,主犯小人。

          犯小人,应该生活的不开心才对,跟这个笑容就更搭不上了。

          看来还是得上现场去看看才能清楚。

          “咳咳……”这会儿,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看完了没有?”

          祝秃子。

          程星河和哑巴兰都露出了戒备的表情。

          明明看我不顺眼,却主动请缨要来跟我组队,肚子里八成没打什么好算盘,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我索性还是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:“看完了,麻烦祝先生带路。”

          祝秃子哼了一声,就往前走了过去。

          灵瑞先生也想跟着看看,可惜被分到了茶馆死人的事儿上了,一脸遗憾。邸红眼则有点幸灾乐祸,似乎看我和祝秃子都不顺眼,我们俩谁倒霉,他都得偷着乐。

          要出门的时候,眼角余光倒是看见走廊后面,有个很挺拔的身影转过去了。

          眼熟。

          我立马回头看了过去,可是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          程星河察觉出来了,跟着我回头看了看,问道:“怎么,又看见漂亮姑娘了?”

          白藿香也跟着回了头,警惕的扫视了一番。

          我推了他脑袋一把:“你就知道漂亮姑娘,看我回去不告诉秀莲。”

          程星河不吃这个亏,伸手要打回来,我比他快,侧头躲过去:“打不着,气炸毛!”

          哑巴兰和白藿香哈哈大笑,程星河很生气,说下一道天雷肯定劈了我这个不孝子。

          祝秃子倒是冷笑了一声,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们。

          到了地方,发现那个望水坡倒不是想象之中的穷山恶水,相反,环境还挺怡人,周围是高档住宅区,栽种着红珊瑚果子树,初冬时节,叶子都掉了,满枝头的小红果随风摇晃,倒是十分可爱。

          路边一个小孩儿站在树下,见了那果子,跳起来就想摘着吃,程星河就把他劝住了:“这果子吃不得。”

          小孩儿一愣,有些不服气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      程星河一笑:“这要是好吃,早让人摘没了,还轮得到你?”

          说着揪下一个给小孩儿,小孩吃了一口,哇的一下就哭了,呸了半天,回身就跑。

          这果子又苦又辣,想必是去找水了。

          正这个时候,就听见前面一片吵闹的声音,过去一瞅,只见一大帮人正在抗议示威。

          呦呵,啥情况这是?

          看清楚了那帮人拉的横幅,我顿时一愣:“抗议在此自杀!”

          “还我血汗钱!”

          “无良女人坏我风水,我必维权到底!”

          还有几个看热闹的,在一边捧着瓜子摇头:“这年代,人心都冷成这样了。”

          祝秃子似乎当惯了独行侠了,看都没多看着几个人一眼,还往前走呢,也没有要打听的意思。

          我则停住了脚。

          那几个看热闹的人田宅宫微微发红,显然也是本地的业主,而他们采听官上也有红光缭绕,可见对这里的消息知道的很清楚,问问他们岂不是省事儿?

          于是我就凑过去,问这什么情况?

          那几个人回头看见我,很自然的就把瓜子给让出来了,我也没客气,大大咧咧的抓了几个跟他们一起嗑。

          祝秃子走出去老远发现我丢了,一回头看见我在这嗑瓜子呢,气的脸红脖子粗,但是现在没摸清楚我的底细,也不敢对我轻举妄动,只好压着脾气回来了。

          那几个看热闹的就告诉我,说那些人之所以抗议,也是让七个女尸闹的。

          今年虽然大环境不好,但是兴隆宫的房价倒是一路飙升,好些炒房客就把眼光放在这里了,本来这地方山清水秀,还打算转手炒高价呢,谁知道突然有自杀的被浪头卷到了小区对面了。

          而且接二连三出现了七个,还都带着怪笑,谁都觉得这地方邪性,房价还不跟跳水似得往下跌吗?

          这些炒房客受不了,就上这里来维权了——一方面跟死者家属维权,你家死人了,害的我房子贬值财产缩水,你是要付出代价的呀!一方面是严防死守,杜绝再有自杀的女人慕名而来,将房价下跌扼杀在摇篮之中。

          这时又有几个路人从我们面前经过,幸灾乐祸的说道:“多死几个人才好,房子越来越便宜,咱们就买得起了——我在网上看见个得忧郁症的女的,天天嚷着想死,我劝她上这里自杀,嘻嘻。”

          我们几个听了这话都忍不住皱了眉头,人心冷漠,硬是能冷漠到了这个程度。

          程星河也叹为观止:“好几条人命死的不明不白,他们不关心,还想着这个?妈的比我还贪。”

          这几个嗑瓜子的人对看了一眼,都叹了口气:“也不算不明不白……你们看着吧,估摸着,今儿晚上,还得出一条人命。”

          啥意思?你们还能预测出来了?

          那几个嗑瓜子的人这才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你们这些外地人不懂——那些女人为什么死了还带着笑?告诉你们吧,我们兴隆宫,旧时候就有这种传说,每隔一百年,就会有一些女人笑眯眯的死在这里,背水给拍回到了岸上,这是水神娘娘在底下缺使唤的人,把她们拉下去当宫女了,水神宫里应有尽有,她们能不高兴嘛!”

          “没错……以前有这种死人,可不敢跟她们叫死人,而是跟她们叫神女,家里人要高高兴兴的抬回去安葬,一滴眼泪也不许掉,免得得罪了水神娘娘。”

          程星河他们一听“水神娘娘”几个字,齐刷刷的就看向了我。

          潇湘?

          阿满以吃姑爷来壮大力量,难道潇湘也做过这种事儿?

          一百年一次,不对,一百年前的时候,潇湘还在青龙局里被压着呢。

          难不成,是有什么邪物,借着潇湘的名头害人?

          我连忙问道:“那你们刚才说,今天还得死一个?”

          “这叫神女入宫,每隔一百年,七天一个,就要死十四个神女,这才死了一半,前头那七个女尸,也是七天一次从水里冲上来的——现在,隔着上一个女尸,又有七天了,不信你们等着看吧,今儿晚上,肯定还要死一个。”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71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