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5agqb"></span>
  • <wbr id="5agqb"><del id="5agqb"><listing id="5agqb"></listing></del></wbr>

    1. <s id="5agqb"></s>
      <i id="5agqb"><nav id="5agqb"><legend id="5agqb"></legend></nav></i>
      1. 言情小说网 > 全能万人迷她又野又飒 > 第一章 蓝蓝若你不肯 那便一起下地狱吧

        第一章 蓝蓝若你不肯 那便一起下地狱吧

          “程、迦、蓝!”

          男人坐在轮椅上怒吼,双目猩红,血丝遍布,好不狼狈。

          “嘘!”

          对面,一男一女相对而立,女人身侧的男子恶趣味地出声。

          那女人生了副好皮囊,气质绝尘。

          风娇日暖,撩动着发丝。

          万千墨丝缠绕在女人肩头,云里雾里的朦胧美,撩人却不自知,清秀的眉头微微蹙起,手指死死攥紧衣角。

          “阿励,回去。”女人开口道。

          昔日保镖此刻竟与雇主站在对立面,程迦蓝那双眸子冷得彻骨,语气浅淡。

          唯有不时颤抖的指尖泄露出情绪,呼吸微乱,程迦蓝脸色惨白,不过,雪肤足以遮掩一切。

          她看上去那般自然。

          身为程家小姐的保镖,北冥瞮用的是化名:秦泽励,他疯狂追求她,甚至连尊严都可弃之不顾,两人公开,北冥瞮不知有多高兴。

          可怎么会就走到如今这地步?

          北冥瞮忽然轻笑,这女人,永远荣辱不惊。

          好极了。

          “程迦蓝,跟我走,一切就当从未发生过。”北冥瞮眸色迷离,似是陷入某种回忆中,声音缥缈,叫人心尖发颤。

          许是连夜奔波,北冥瞮下颚处棱角分明,面具下,青色胡茬调皮地冒尖,瞧着极为颓废。

          气氛瞬间冻结,程迦蓝身后的男子微微眯眼。

          正欲开口打破气氛,只听到一声裂响。

          “嚓!”

          “秦泽励!你干什么?”程迦蓝惊呼,察觉到失态立刻别开眼神。

          对面,北冥瞮收回掌中的木棍,手腕处不自然地垂落,显然是断掉了,面具下方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没有一丝多余情绪。

          就好似被废掉的手...不是他的。

          “蓝蓝,你应了我的,我死都无法忘记。”

          “若你不肯,那么,我们就一起下地狱吧。”北冥瞮近乎于贪婪地望着她,笑着开口。

          面容那样熟悉,可神色却如此冰冷,仿佛要将他的心头血冻住。

          “蓝儿。”

          “闭嘴!”程迦蓝忽然冷下语气。

          方才,出声的男子忽然站了出来,不料,竟直接被程迦蓝怼了回来。

          闻言,那男子神色不虞,倒是不恼。

          “过来,蓝蓝。”北冥瞮朝着伸出手,轻声诱哄着。

          他自始至终都未曾将对方放在眼底,明明坐在轮椅上,但气势却那样可怖。

          见状,那男子狠下眼色,正欲出手,手臂却传来阵阵刺痛。

          枪口上的青烟昭示着发生的一切,北冥瞮没有瞄准凭着感觉开枪,子弹瞬间没入男人的肌肉,鲜血如注。

          他的人,旁的垃圾也配动?

          “秦泽励!”男子低喝,痛感瞬间蔓延至全身,叫他冷汗涔涔。

          程迦蓝看着北冥瞮苍白的面孔,心尖抽痛。

          思绪在这个瞬间动摇,随即被她否定,不,她绝不能将秦泽励置于险境,至少现在不能!

          “秦泽励,主子的命令你也不顾了吗?”

          两人是雇佣关系,程迦蓝是主子,她开口,北冥瞮自然要听令。

          “大小姐,你永远是我的,谁敢伸手,我就做了谁。”北冥瞮眸色寡淡,语调平缓。

          那双眸子死死盯着程迦蓝,好似鹰隼,不怒自威。

          “队长,下面有人攻上来了!”

          手下朝着北冥瞮汇报,就这么一个瞬间,程迦蓝转身逃离,向着那个男子狂奔。

          北冥瞮想要起身,余光却瞥见有人暗中监视。

          女人的身影越发远了,直到变成一记黑点,手指死死勾住轮椅,北冥瞮眼底的绝望逐渐攀升。

          蓝蓝,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?

          “砰!”

          枪响声刺进耳中,唤回他的思绪。

      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气氛静得叫人心慌。

          “队长,人已被全部解决掉,大小姐她,已经逃离危险地带了。”

          “知道了,你们先撤,我随后就到。”

          “可是您...”

          “这是命令。”北冥瞮用另一只手拂过转轮手枪,淡声下令,态度不容反驳。

          风声呼啸而过,北冥瞮单手摘下面具,边角处罂粟花妖冶诡异,男人那张丰神如玉的脸终于露出。

          “咔咔-”

          子弹上膛后,北冥瞮定定看着脚边炸药,随即点燃了引信,滋滋作响的声音极为刺耳。

          火花即将爆炸开来的那刹,北冥瞮将枪口死死顶在颈间,他看着远处眼底尽是迷茫。

          “砰!”

          血花翻涌,呈喷射状。

          紧接着,爆炸声似是要穿云裂石,火光攀上天空,灼光四射,仿佛崩开天地,范围极大。

          巨响击打在石壁上,反射进空中,好似有什么东西一并碎掉了。

          ......

          暗夜降临,声色犬马的夜生活拉开帷幕。

          “程迦蓝那个假清高惯会做戏,今晚,必须给我将她弄到床上!”

          “少爷,您何必同她置气?”

          嘈杂声不绝于耳,扰得北冥瞮头痛欲裂,痛,太痛了,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撕裂。

          缓缓睁开眼,炽光瞬间射进眼底。

          “先生,您怎么了?”服务生问道,语气中难掩关切之意。

          闻声,北冥瞮蹙眉,先生?

          从未有人如此称呼过他。

          抬眸,只见周遭的一切陌生又熟悉,有些头晕,北冥瞮挥手示意暂且不需要。

          这里...是他曾经在云溪城执行任务的地界。

          赫尔顿酒吧,云溪城权贵聚集之地,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,自然也囊括那些桃色服务。

          良久,北冥瞮轻嗤,他竟然...

          重生了?

          回忆着方才的叫喊声,北冥瞮眸色一厉,程、迦、蓝!

          她或许也在?

          包房内,被称作黄少的男人正对着女侍从上下其手。

          房门大敞,程迦蓝坐在休息厅微愣,前三世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,侵蚀着大脑。

          一道巨响过后,随后身体好似被生生劈开,再然后,程迦蓝睁眼便出现在这里。

          “嘭嘭!”

          一阵巨响入耳,程迦蓝立刻惊觉。

          只是如今她右耳失聪,动作速度自然不及以往,门外的人依旧在叫嚣,口中狂喊,显然是磕了药。

          休息厅内,能够防身的工具太少,只有一个灭火器。

          灭火器不可挤压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若是此时手中有刀,她不至于如此被动!

          该死!

          门被打开的瞬间,程迦蓝按下把手,呲的一声,气体飞溅而出,呛人刺鼻。

          “咳咳咳!”

          “给老子追啊!”

          程迦蓝朝着后厨狂奔,她需要刀!

          不拘着样式,菜刀也可以!

          就在这时,拐角处闪出一抹身影,忙着奔跑的程迦蓝并未注意,两人相撞。

          身体被重重弹开,男人的胸膛好似铜墙铁壁,冷硬至极。

          跌倒的前夕,程迦蓝下意识出手护住腰后,她身后可扶梯,跌下去不死也残了!

          不料,面对男人直接揽她入怀。

          动作强势粗暴,额头磕在对方下颚处,程迦蓝只觉得味道竟如此熟悉。

          “哥们儿,识相点把人交出来,黄少点名要的人你可别作死!”

          “咻--”疾风掠过,声音利落。

          “砰!”

          北冥瞮将程迦蓝扣在臂弯处,手臂粗壮遮挡住程迦蓝的视线。

          手中菜刀径直被掷了出去,深嵌进对面的墙壁,见此,张狂的小跟班们尽数闭嘴,难掩惊恐。

          就差一寸,那把菜刀便可刺穿他的喉咙!

          “别动。”北冥瞮语气寡淡,听不出情绪,闻声,程迦蓝心中一惊,秦泽励,怎么会是他!

          “再动,我就剁了你的手。”北冥瞮无视对面的所有人,态度狂戾,附在女人左耳耳根轻声开口。

          侧脸隔着空气,只有半个指尖的距离,程迦蓝被他扣在怀中,两人上半身微微贴合。

          气氛旖旎暧昧。
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871xs.com